发新话题
打印

法王晋美彭措转5

法王晋美彭措转5

索达吉堪布

高尚的人格

        在佛教中,如果连一个好的人格都不具备,哪里还谈得上成就?与生俱来仁慈善良的本性,促成他从小就酷爱有关人品道德方面的教言,每每阅览或听闻都喜不自禁,认真思维。源于这种良好的熏陶,形成了与一般平凡人截然有别的素质和修养。在石渠求学的六年期间,尽管他也具有青少年朝气蓬勃、天真烂漫、意气风发、充满活力的特点,并且也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然而,他从未说过一句刺伤别人的话,更不用说真正与他人争吵、打架了。他一向与人为善,敬上爱下,尊老慈幼,以正直的秉性、博大的胸怀、真挚的爱心对待所有的人,凡是有他在的地方就会洋溢着一片祥和的气氛。
        虽然内在的学识广如虚空、令人望尘莫及,智慧高不可攀、深不可测,但是外在的行为却与普通的僧侣一模一样,从不以逸群之才自居,谁与之接触都会不无感慨地说:“没想到他这么出名的大活佛,竟如此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无有丝毫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我慢。”他年纪轻轻,为人处事却沉着冷静、稳如泰山。
        虽风华正茂却淡泊明志,不求世间八法,唯一刻苦钻研经论,将全部精力都投注在闻思修、讲辩着的事业上,如今健在的那些同参道友们对他更是赞不绝口,他们发自内心地说:“不必说他出世间法方面的才智和证悟,单以世间法的品行来说也是无可比拟的。”这话一点儿也不夸张,古今中外历代大德的高风亮节在法王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足可以使“高山低头,河水让路”。

慈悲的摄受

        22岁时,法王深刻地认识到真正受持释迦牟尼佛教法的就是比丘,便在托嘎如意宝前受了近圆戒。直到今日,尽管期间经历了十年浩劫的动荡时代,他却始终如一、护戒如眼。虽然内在的瑜伽已完全可以接受空行母,但为了同行广摄更多的出家弟子,一直以比丘形象弘扬佛法,广利有情,致使如今身着红黄僧衣的人遍布大地,仅仅这一份功德也是不可思议的。
        各宗各派公认的大成就者托嘎如意宝在宛如群星般的弟众之中把他看作唯一的心子,慈悲摄受,常常满怀深情地说:“我们俩是前世的宿缘,他离开我一天也呆不下去,就像小孩离开母亲一样;我待他也情同骨肉。”
        他有时比较调皮。一次,大管家不满地批评他说:“作为活佛应起到表率作用,如果你们也破坏纪律,普通人怎么学呢?”托嘎如意宝听到后,面露不悦地说:“你们没有资格指责我的小活佛,你们那样的十八个人也比不上我小活佛的一个小指头。”时常在僧众中面带笑容地说:“你们学我的小活佛就足够了,哪怕他头朝下倒着走你们也可以跟着学。”并且单独传授他《杰珍大圆满》等许多甚深密法。通过意传加持,他彻底领悟了上师的究竟密意,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了。
        过了不久,洛若寺专门派人来迎请他回去住持寺庙转妙法轮。托嘎如意宝略有伤感地对来人说:“当然,作为你们寺院的活佛,你们自己有权决定他的去留,但是,我们师徒感情深厚,如果他这样突然离去,我心里会十分难过。请让我们师徒二人再共住一年,我现在也只有一只老绵羊的寿命了,我离世以后你们再将他接回去。”当时没有开许回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年转眼间就过去了。托嘎如意宝即将示现圆寂的前一天,把他唤到身边,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去年,你的寺院来人接你回去,当时我实在舍不得放你,现在你我不得不分离了。以后你要悉心竭力弘法利生,时常祈祷我,我也会好好加持你。”字字句句无不渗透着对他的深切慈爱之情。托嘎如意宝在人间度众的事业暂时已圆满,伴着纷纭的吉兆瑞相,色身融入了法界中。
        最后,他在“初见上师生欢喜,终离师尊极忧伤”的哀婉心情中离开了正法兴盛的石渠,返回色达。

拒纳空行母

        岁月悠悠,在石渠度过了难以忘怀的六年苦行求学生活,因恩师托嘎如意宝色身已入寂灭,法王返回到了洛若寺,当时刚满24岁。他的归来给整个寺庙带来了空前的朝气,人们个个笑逐颜开,欢喜之情露于言表。为他举行了隆重盛大的坐床典礼,自此,法王开始住持该寺,广转法轮。
        一日,法王面前来了一位名叫法界母的芳龄少女,她妩媚婀娜、典雅秀丽、冰肌玉骨,宛如出水芙蓉般婷婷玉立,真可称得上“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她毫未修饰却给人一种自然清新、纯净高雅的感觉,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她款言温语地对法王说:“我是具相的空行母,您我二人有宿世的缘分,若能结为伉俪,一定会对弘法利众事业大有利益。”
        法王暗自沉思:本来,具相的明妃对远离世间八法的密宗大持明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威猛根本续》中所说:“一切幻化中,女幻最殊胜。”然而,在如今五浊恶世中,许多无有任何修证功德的凡夫人以密宗为借口,完全以自相贪心恣意妄行双运,严重地玷污了三戒。为了抵制这种弊端,我应以清净的比丘形象弘扬显密正法。想到这里,便毅然地拒绝了。
        法界母空行母在寺院住了两三天,想方设法说服法王改变初衷。可法王却始终心坚意决,对她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十分冷淡。最后看来已无法使他回心转意,她便无可奈何地说:“既然你意已决,不留丝毫余地,我也不再勉强,但是日后你也许会后悔。”说完便姗姗离去了。
        后来他将此事经过原原本本地向罗珠上师呈述了。罗珠上师听后伤感地说:“藏人的福报实在太浅薄了,你此番断然拒绝接纳空行母,对你将来的事业,尤其是开掘伏藏方面会有很大影响。不过,你今后常诵空行母咒,在僧众中多讲双运降伏赞,晚年时也会眷属云集,事业广大。这时,你可广传全知无垢光尊者、麦彭仁波切的著作。”听了这话,他沉默不语。
        罗珠上师之所以如此惋惜,是因为莲花生大士曾亲口授记:

        彼二十六七岁时,有位具相空行母,
        名为甘露法界母,百般劝请结伉俪。
        若能欣然接受彼,则可顺利而开启,
        五大甚深伏藏门,遣除藏地动荡难,
        璀璨之日高升起,人们享受无比乐。

        当时授记的时间已到,但因藏地的人们福报有限,法王一口回绝了接纳具相明妃,否则雪域不至于遭受那样惨无人道的战乱。

枪声中的讲经

         法王26岁时,由于众生的共业所感,藏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现了骇人听闻的战乱。“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百姓流离失所,人心惶惶。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是神圣的佛教遭遇了灭顶之灾,令人发指。寺宇不是被封就是遭毁;持教的高僧大德有的趣入涅槃,有的身陷囹圄,有的满怀凄楚之情饮泣含泪,诀别故土,侨居海外。佛法兴盛的人间净土——藏地雪域遭受了惨绝人寰的灾难。放眼望去,尸山血海,疮痍满目,惨不忍睹,在这样兵荒马乱的年代,哪里还能讲经说法啊!
        很难令人想象,就在狮堡静处,法王搭起茅棚建立道场。周围驻扎着许多军营,但他每天坚持为六十几位眷属传讲《七宝藏》为主的显密法要。雪山雄狮般的岩石作为他们坚固的堡垒,郁郁葱葱的森林作为他们的屏障。战火冲天,硝烟弥漫,枪声不断,有时子弹落在身边,有时击在树上,使树叶七零八落。可是,法王却神态自若、从容不迫地传讲佛法,就像达摩祖师入定一样如如不动。座下听法的弟子中却各不相同,有些颇有定力的人,信心稳固,效仿上师凝神专注;有些三心二意的人则忐忑不安,心有余悸。极为奇妙的是,犹如河水般的军队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有时昼夜巡逻,却丝毫没有发现法王传法的场面。
        在此期间,一日梦境中,法王以幻化身往诣铜色吉祥山,于中央的莲花光明宫殿中与成千上万的空行持明众一起作会供。随后又去了西方金碧辉煌的无量宫,在那里见到了邬金莲花生大师,并面见了无数持明者。空行勇士们喜气洋洋,为欢迎他的到来载歌载舞,唱起悦耳动听的金刚歌,跳起轻盈明快的金刚舞。莲花生大士高度赞扬了他在枪林弹雨中讲经说法的壮举。
如今我们五明佛学院最为广泛传唱的金刚歌音调就是法王那一次在铜色吉祥山听到的。

护法神的加持

        形势日趋严重,甚至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上级下令:摧毁佛像、诽谤三宝……整天无休止地召开大大小小的批斗会,社会动荡不安,人们心神不宁。有些意志薄弱的僧人经不住严刑拷打、百般污辱,丧失了正念脱下僧衣,穿上俗装舍戒还俗;有些公然诽谤上师三宝。当时先后有八百多名僧人舍戒还俗,在色达这块地盘上几乎找不到身着僧衣的出家人了。
        一天孜穹批斗大会接近尾声时,一位领导声色俱厉地说:“这些天的工作卓见成效,许多出家人已改变立场。明天的会上晋美彭措必须当众发言,公开指责出家人的过失,如果言词不当,哼!那就等着瞧吧。”口气之硬令人不寒而栗,在场的许多人吓得瑟瑟发抖,法王却泰然自若。
        回到住处,他默默沉思:如果不按他们的意图去作,生命就会有危险。当然,哪怕舍弃生命也绝不能作有损三宝之事,说有侮三宝之语。他开始作食子,祈祷护法神,到了后半夜,他觉得脸肿起来了。清晨,唤来一人,那人一见法王吓了一跳。法王问他:“我的脸肿得怎么样?”他说:“您的脸肿得十分厉害,眼睛成了一条缝,简直认不出来是您了。”“很好,你去叫领导来看。”
        不一会儿,一位身穿制服、趾高气扬的干部走进法王的居室,一看,吓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说:“怎么……怎么会病成这样了呢?赶快派人把他送回家乡。”就这样,法王相安无事了。
        每次出现这类情况时,法王就祈祷格萨尔王为主的护法神,脸就会浮肿,面目全非,所以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诽谤三宝的话。法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在那样的非常时期,我能够不违誓言,也是依靠格萨尔王、密主佛母为主护法神的加持,才得以化险为夷。尤其一髻佛母护法神不离左右,随叫随到。”
        在当时,不用说讲经说法,就是藏有经书,手拿念珠、转经轮一旦被人发现也会在劫难逃。一次,一些官员通过卑鄙伎俩从一位弟子手中弄到了法王所造的《格萨尔王护法仪轨》,他们如获至宝,这是再好不过的证据了。还没等他们开始行动时,那本书竟然不翼而飞,奇迹般地回到了法王的书架里。他们的阴谋又未得逞,这也是护法神的加持。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