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法王晋美彭措转4

法王晋美彭措转4

索达吉堪布

求学的生活

        当时不像现在有便利的交通工具,法王与土巴背着包袱,一路上翻山越岭,忍饥挨饿,实在支撑不住,就沿途化缘充饥。历尽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石渠江玛佛学院。
        他不顾旅途劳顿,立刻去觐见上师。托嘎如意宝身材修长,体格清瘦,却显得十分硬朗,慈眉善目又不失威严,身穿陈旧的僧衣。一见到上师的尊颜,顿时生起了无比信心,一切粗大的分别念全然消失,立即上前礼拜,并默默发愿:我一定恭恭敬敬终生以三喜依止上师。之后在恩师前认真全面地听受显密教法,尤其是大圆满的灌顶传承窍诀。
        他和普通僧人一样一丝不苟、精进求学,住的是十分简陋的草坯房,只能勉强容身,遮风避雨,蔽日挡寒,遇到狂风暴雨的时候就摇摇欲坠了,冬季大雪纷飞时,全部被埋在雪中像一个大雪堆一样;无论是冰天雪地的寒冬还是酷暑炎炎的夏季,一年四季身上穿的是从尸陀林捡来的破布做成的粪扫衣;止渴果腹的是僧团中所分下来的少量酸奶,本来十八九岁的青少年身体正是需要丰富营养的时候,可法王却仅以此果腹,就像全知无垢光尊者依止恩师革玛燃匝求学一样,追随前辈高僧大德的足迹。他当时所经历的苦行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江玛学院的僧人看到他竟然能如此吃苦,都十分钦佩。
        刚到江玛学校时,常住僧人都不承认他的智慧。一次他与一位喇嘛关于俱舍中的一问题展开了辩论,场面越来越激烈,众多颇有智慧的僧人群起而攻之,一致破斥他的观点。最后法王举出强有力的教证(即《俱舍大疏》中的依据),他们居然不承认,异口同声说没有此教证。于是大家当场翻开大疏,果不其然,法王的观点完全正确,众人不禁心悦诚服,从此对他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

依师广闻如海法

        除了依止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听闻博大精深的显密法要之外,还在如下诸位上师前听受了五部大论为主浩瀚如海的教法。于观音上师班玛斯德前听受本来清净、任运自成的窍诀和中阴法门;在大成就者南堪晋美前聆听《上师心滴》,得受一百本尊的灌顶;依止竹庆堪布云丹贡布恭听《四心滴》、《时轮金刚》大灌顶;于堪布嘉措前闻受《中论》、《四百论》、《入中论》等中观为主的法要;在才嘎上师前倾听《俱舍大疏》为主的俱舍法门及《大藏经》的传承;堪布邬金滚布前听取《三百颂》、《律藏根本论疏》等戒律法;又在拉智仁波切前听闻了《现观庄严论》、因明、历算以及文法等共同文化。
        此外于大瑜伽士嘎秋喇嘛、班玛洛吾活佛、堪布达哦、根登达吉上师、索南仁亲、罗珠洛桑、哦洛等善知识座下闻过许多正法。总而言之,共依止过十余位上师,在他们面前谛听数不胜数的显密法要。无论依止任何一位上师均是诚心诚意、表里如一地依教奉行,博得了所有上师的一致赞赏。
        曾经有弟子请求上师法王如意宝着自传,法王说:“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作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
        尤其是对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的信心和恭敬心更是不言而喻。法王曾多次对徒众说:“我从最初见上师到他老人家圆寂之间,一刹那也没有将他看成一般的凡夫人,从他本人注重持戒及眷属们净护戒律这两方面来看,根据《入中论》中‘犹如大海与死尸,亦如吉祥与黑耳,如是持戒诸大士,不乐与犯戒杂居’的教证比量,我一直认为他是戒度圆满的二地菩萨,当亲眼目睹上师圆寂时出现成就究竟佛果的种种瑞相时,方知我的上师是真正的如来正等觉。”
        法王抑制了一下哀伤的情绪,又说:“我依止托嘎如意宝六年期间,从未扰乱过上师的心,就像如来芽尊者依止智悲光尊者那样,甚至没有做过一件令上师怒目而视的不欢喜事。只是有一次,我怕影响闻思修行不愿意去俗人家作经忏,托嘎如意宝得知后说:‘难道你不想利益众生了吗?’当时我非常害怕,吓哭了。对上师的所作所为从未起过邪见,就算是开玩笑,我也觉得有深深的密意,视为善妙教言。
        每次上师给我摸顶,或与我碰头加持,我都会连续几天兴奋不已、数数欢喜。”如今,在为成千上万的眷属传法过程中,法王每每提到或忆起托嘎如意宝,都是声泪俱下,对恩师的深切怀念之情不可言表。这一点凡是在法王座下闻过佛法的人,都会深有感触。

历尽苦难求正法

        在江玛佛学院期间,法王早已久闻藏地人们共称为观世音菩萨化身班玛斯德上师(人们共称其为观音上师)的圣名,心里很想去他面前求法。这一年冬天,他把自己的这一想法向托嘎如意宝一五一十地讲了,上师欣然同意了。他十分高兴,立即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好友土巴。  土巴喇嘛睁大眼睛吃惊地说:“上师真的开许了?”“是的,上师确实同意了。怎么样,你去不去?”“你要出门,我当然要舍命陪君子了。”正巧达吉、龙萨二人也要去拜见观音上师,于是四人一同启程前往。
        由于数日连降大雪,致使整个康巴地区遭受了百年不遇的严重雪灾,有的富户牲口圈里原有的四五百头牦牛所剩无几。当地的人们迫不得已迁徙到未受雪灾的地方,这一带就成了一幅“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凄凉景象了。
一路上,到处沉积着皑皑的白雪,已没过了膝盖。大雪依然昼夜不间歇地下着,整个视野中只是白茫茫的一片,无边无垠,真成了银白世界。他们四人艰难地在雪中行走着,一只脚踩下时,要用很大力气才能从层层的雪中拔出另一只脚,进程十分缓慢,一天只能走两三里路。遇到风雪交加的天气,根本无法辨别方向,走了两天,结果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由于长时间跋涉在雪中的缘故,他们双腿的皮脱了两三层,鲜血不断往外渗,钻心地疼痛。法王心想:世尊曾为了求四句正法而抛头颅、洒热血,我受这样一点点苦算得了什么呢?“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想到这更加坚定了信心。
        土巴这时有些挺不住了,他愁眉苦脸地说:“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到啊,我们干脆回去吧。”法王鼓励他说:“我们已经走这么远了,如果这样半途而废那就前功尽弃了,正法没得到,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吗?‘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才可称得上真正的修行人。”接着又给他讲了常啼菩萨求法所历经的种种苦行。他听后重新振作精神,昂首挺胸、神气十足地向前走去。他们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大家继续向前行进。
        他们所带的口粮只有少量的糌粑粉,全部交给土巴安排,他对此也十分认真,不到饿得受不了实在走不动时是不会吃的。每次食用时他都一本正经地说:“糌粑兮,不多矣,我们要勤俭节约,想当年世尊六年苦行期间,两年中吃一粒米,两年中饮一滴水,两年中饮食未进,我们应向他老人家学习才对。”途中他们一直以雪止渴,在十多天中未喝过一口开水,晚上只是在雪中掏一个洞睡在里面过夜,第二天天亮时又赶路。
        由于多日不见太阳喜露笑颜,大家都盼望晴天出现。哪里想到赶上晴天更是苦不堪言,阳光照在雪上反射的光芒刺得眼睛睁也睁不开。先是走在前面那两人的双眼被刺伤了,后边的二人就带着他们走,不一会儿他们俩的眼睛又不行了,还好另两位的视力已稍有恢复,就这样轮番领路。土巴垂头丧气地说:“天还是不要睛好一点,祈祷上师三宝加持。”
        次日,果然又是阴天,北风呼啸,嗖嗖的寒风犹如刀子一样刺入肌肤,他们冻得浑身发抖,上牙不住地与下牙相撞,口水落地马上就结成冰。土巴冻得最厉害,后来他一直龇着牙、咧着嘴,看上去好像在笑。法王看到他这副模样,急忙对达吉、龙萨说:“看来土巴要冻僵了,我们赶快拖着他跑,不然他很危险。”三个人一起在雪地里拖着土巴跑起来,跑了几里路后,土巴的身体渐渐地发热了,慢慢地也就恢复正常了,他们都很高兴。
        这一天,没走多久,突然六十多头人熊浩浩荡荡迎面逼来。土巴见势不好,拔脚就想跑,另两位试图要用棍棒来应付。法王说:“这都不是办法,我们应当一心祈祷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以消除它们的害心。”他们按照法王所说专心祈祷。这种方法果然奏效,人熊似乎生起了悲心,都缓缓地退回去了。
        到了第十三天,居然看到远处有一人影,他们认为那人可能是一个强盗。达吉说:“不管怎样,总算见到了一个人,看来还是好兆头,十几天来我们所经过的一切地方全是渺无人烟。”傍晚,终于到了一处无有积雪的地带,他们捡来一些树枝,搭灶、生火、烧茶,用餐之后,美美地睡了一觉。
        翌日,个个精神大振,来到了刚慧寺,问明观音上师的所在处,午饭后径直朝那一方向走去。经过四五个小时,他们便如愿地谒见了观音上师——班玛斯德。法王请问了有关自己证悟境界方面的问题,观音上师全部予以肯定,而且传授了许多殊胜密法窍诀。那时候,观音上师正给大众讲观音心咒的功德,僧众在共诵观音心咒,同时也在传《入行论》。他们四人在其前听了一堂《入行论》,当时听到:
        纵戏弄吾身,或侵侮讥讽,
        吾身既布施,云何复珍惜?

        等偈后感到收获极大。观音上师在稠人广众之中赞扬法王的功德说:“这次因托嘎如意宝的大弟子光临,我们诵咒功德成百倍地增长了。”法王等人圆满获得了法要后告别了班玛斯德上师。
        行到黄河岸头时,由于黄河水暴涨,桥梁受损而无法通过,于是准备绕道而行,走了十几天也不能过去,最后不得不掉头回到观音上师那里。法王说:“我们来时历经千辛万苦,现在返回也是困难重重,违缘很大。”观音上师安慰他们说:“为求正法遭受痛苦,依此可净除累世业障,遣除将来弘法利生事业的违缘,应当高兴才是。”于是他们重新振作精神,踏上了归途。
        这时,积雪已融化,有的时候冰雪崩塌,他们就被埋在下面,很久才能爬出来。
        一天,行途中,一户人家饲养的二十多条狗同时向他们猛扑过来。另外三人吓得不知所措,撒腿就想跑,法王镇定自若地说:“跑不是权宜之计,你们肯定没有狗跑得快,这样吧,我们俩俩背对,用棍棒来自卫。”这种方法的确十分有效,狗群无法靠近他们。不久,那些狗全部被主人唤回去了,他们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尽管土巴再三精打细算,糌粑还是吃得一干二净。他们两三天没进饮食,到了最后一天饿得东倒西歪,实在挺不下去了,只好去化缘。
        法王与土巴一起去了一户人家,主人给了他们许多食品并请他们进屋用餐。这时候,达吉、龙萨也向这家走来,土巴见后煞有介事地说:“你们看,那边来了两位戒律清净、相貌庄严的高僧大德,你们应该好好款待、多多供养他们,这样将会积累无边资粮。”法王忍俊不已,生怕主人家知道他们是一起的,就暗中向土巴示意不要这样说。但不知是施主看出了眉目还是无能力供斋,只是给了达吉、龙萨一点食物而没有请他们进来。
        日落时分,他们一行回到了江玛学院。托嘎如意宝犹如倚门盼游子的慈母一般站在门口,见到他们归来,脸上露出笑容,招手让法王和土巴过去。他俩兴高采烈地来到上师身边,托嘎如意宝高兴地说:“我等了很久都不见你们回来,还担心你被土巴喇嘛带回色达去了,现在回来了就好。”说完为他们摸顶加持,接着又说:“你们能为正法这样苦行,实在难能可贵,班玛斯德尊者真正是观音菩萨的化身,能在他面前求得法要委实不易呀!”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