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法王晋美彭措转16

法王晋美彭措转16

索达吉堪布

在华盛顿和纽约

        法王及其随从在人们眷眷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俄根州,飞抵美国首都——华盛顿。在这里,举行了一次规模盛大、别开生面的国际性佛教和平法会,参加此次盛会的人有从米日拉州、北美洲等专程赶来的以及首都政府官员及社会各界的上层人物,还有藏传佛教为主各大宗教人士。当法王如意宝步入富丽堂皇的大厅中时,所有人不约而同起立,并以雷鸣般的掌声欢迎法王的光临。法王登上妙高的法座,慈眸含笑环视会场,并向与会者挥手致意。待大家落座,主持人作了简短的开幕词后,法王便开始发表演讲,主要围绕爱心与和平的主题。
        法王说:“佛教对人类所起到的作用是无法衡量的,无论是何等阶层的人都不能忽略其宝贵的价值。而佛教中最为注重强调的即是爱心、仁慈,当然,佛教中所讲的爱心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狭隘范围中的爱心,而是真正具有无私利他的慈悲之心。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将自己善良、仁慈的心升华到真正无私的奉献,那么人类社会将充满和平友爱的气氛,否则精神世界将成为一片贫瘠的荒漠……”,这番慷慨陈词的演讲句句振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人们心潮激荡,只能以热烈的掌声表达他们的共鸣。这一演讲反响极为强烈,几乎轰动了整个首都,《世界日报》、《华人新闻》等新闻媒体争先恐后刊载报道大陆西藏佛教领袖晋美彭措法王在首都发表生动演讲这一实况,成了华盛顿当时的一大热门话题。
        随后,应邀来到了贝诺法王亲自认定的美国女活佛——阿贡拉母的白玉普贤寺,为美国首都最大的僧团传戒,宣讲持戒的功德,在该寺的大殿里,传授《金刚橛》灌顶以及大圆满法要,由于来自各地的信众星罗棋布,大殿里实在难以容纳,致使一部分人只好通过闭路电视接受灌顶、聆听教言。完毕之后,法王又为寺院所建的佛堂和藏传式的佛塔开光。
        接着依次参观了白宫、美国历届总统纪念堂及人类首次登月球乘坐的阿波罗号宇宙飞船和美航天航空的历史展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阵亡的美国将士的墓碑前,法王为他们举行了超度仪式。
        在华盛顿期间,一天晚上法王以梦幻身回到学院,当时学院正流行一种严重传染病,法王去了许多僧房,僧人们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第二天,法王对身旁的弟子说:“我昨晚依靠梦幻身回学院了,许多僧人都染上了一种重疾,我们应当念经加持。”后来回学院证实了当时的确正在流行疾病。
        翌日,乘机抵至美国第二大城市——纽约,并在莲师中心和佛恩寺及宗巴法会等处进行数日的灌顶传法活动。在宗巴法会中心,法王传授《时轮金刚》灌顶时,宣讲了香巴拉刹土的功德,在场的数千信众生起无比信心,最后全体信徒唱颂时轮金刚歌欢送法王,歌声回响在大厅里……在此之后的两天里,受联合国副秘书长莫日斯章的委托,不丹驻联合国大使陪同法王等参观了联大会场和国际基金会会场。在联大会场中,法王为世界和平作祈祷。其后又来到了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大厦,此大厦共有一百一十一层,雄伟壮观,高耸入云。到达顶层,法王俯首垂视整个纽约城市的全貌,尽览无余。
        在美国纽约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法王神态自若地回答每一位记者的提问,解开了他们心中的疑团,每一位新闻记者都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通过政府批复,在纽约创立了宗教活动中心——纽约喇荣显密中心,这是在国外所建立的第一处最大的佛教联络中心。对此,《纽约世界报》、《纽约新闻周刊》等以醒目的标题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要闻。
        圆满了历时七天的纽约访问后,法王一行来到了波士顿。一日,此地发生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风,狂风刮得人们站立不稳,寸步难行,严重地影响了整个城市的正常秩序。经众弟子祈求,法王依靠莲师祈祷文中遣除风难的仪轨瞬间就完全平息了这场风灾。在美国藏学研究中心,讲授了有关藏传佛教的起源、发展、特色等,也受到了大家的称赞。
        法王无论到达任何一个国家,面对任何一个民族的听众,都以其深广的智慧使那里的人受到莫大的启迪。无论是讲深奥的佛法还是一般世间道理,甚至开玩笑也会令人们感到受益匪浅。正如萨迦班智达说:“国王本境受恭敬,智者异乡亦受敬。”

加拿大之旅

        时间老人总是爱捉弄人,正当美国的信徒沉浸在法乐之中的时候,她向人们宣布:法王离开美国的时刻已到。人们怀着惆怅的心情,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法王慈爱地注视着满怀眷恋惜别之情前来送行的信众,安慰他们说:“聚际必散,这是自然规律,希望你们能好好行持正法……”
        一方忧一方喜,在加拿大夏日亲城市的机场上,人们却怀着喜悦之情仰望空中,翘首企盼西藏佛教领袖的降临。法王所乘的航班徐徐落到地面,信众们一片欢呼……以西方人至高无上的礼节恭迎当代宁玛派教主。
        第二天上午,天朗气清,法王一行游览了被誉为加拿大风光之最的夏亲风景区,这里水天一色,波光粼粼,一群群海鸥轻盈掠浮海面,点水即飞,丹顶鹤在海边互吐情愫,远处的山峦依稀朦胧,周围的景物也衬托得恰到好处,颇有点“海市蜃楼”的韵味,或令人心旷神怡,或让人游目骋怀,一般的风景名胜倒可以用山水秀美、风景如画等来形容,可是此处无论如何摘句择词来描述它的美,却总觉得难以淋漓尽致地表现出它那独特的丰韵。法王观赏着这里的美丽风光,也不由得赞叹道:“此地真是名不虚传,我所到之处恐怕这里算是最美不过的了,令人感到十分惬意。”
        下午,法王在海滨优雅的住室里,接见了五十多位新闻记者,亲切地与他们座谈。一位记者首当其冲地问:“您此次从遥遥的亚洲大陆雪域不远万里来到西方,主要目的是什么呢?”法王回答说:“将和平、安宁带给所有的众生。”他又进一步问:“如何才能将和平安宁带给所有的众生呢?”法王谦和地说:“这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办到的了,而依靠每一个人的力量,无论是佛教徒还是非佛教徒,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善良、仁慈的心,大到整个世界的和平,小到一个家庭,乃至人与人之间的和睦,无不需要从仁慈、友爱出发。每一个国家不是都提倡两个文明一起进步吗?所谓的精神文明基础也是善心吧。”
        又有一位记者略有紧张地问:“您在遇到不幸的时候,如何面对呢?”法王不加思索地答道:“我一心一意祈祷三宝。”法王与提问者问答的同时,其余的人,有的目不转睛地盯着法王的脸,似乎想从法王的面部表情中观察出他与众不同之处;有的若有所思,静坐一旁冥想着他那耐人寻味的话语;有的则对准镜头急按相机快门,生怕错过难得的一瞬间。法王以他那特有的气质吸引着每个人的注意力,并以语言的加持扣动每个人的心弦,使房间里洋溢着祥和的气氛。一位新闻记者在《新闻时报》报道中如实地道出他的心声:“他给人一种极为自在的感觉,尽管他并非回答所有提问者的问题,奇怪的是他使每个人都感到快乐、温馨,他没有丝毫高高在上的言行,而是异常平和谦逊,这更显出他的尊贵。这位佛教领袖磊落不凡的浩然之气远远超过了高谈阔论具有声望的国家元首的魅力。只有这样的大圣者才能真正给一切有情带来和平、幸福。”
        次日,法王离开了夏日亲城市,飞抵海利费克斯,受到了该市市长为主社会各界尤其是佛教团体、寺院的热情欢迎。海利费克斯与大陆的时间正好相差十二小时,那里中午十二点时,大陆刚好午夜零点。法王为弟子们宣讲了天文学以及《俱舍》、《时轮金刚》中有关这方面的论述,在场的弟子对佛法更生起了信心。在这里举行了数千人参加的灌顶传法活动,面对着数以千计的虔诚信徒,法王意味深长地说:“我们无论是做任何事情,学习共同文化也好、笃信宗教也好,必须经过再三观察,一天中的饮食也要进行观察,何况是一生中生死攸关修行的大事呢?我认为所有学问中,佛教最好,在所有学问中佛教是否堪称首屈一指,有智慧的人自然会有定论。我从六七岁到六十岁之间一直钻研实修佛法,深深地感到佛教最究竟。它的宗旨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所以应当认真修持今生来世的唯一依靠处——佛法。”
        在加拿大最大的佛教中心——达马朗传授《文殊大圆满》灌顶时,来自各地的有缘信众数不胜数,规模非常隆重,场面也颇为壮观,足可以容纳上万人的大帐篷里挤得满满的。法王将深奥的大圆满道理以简明易懂的语言概括成精华窍诀形式为信士传讲。
        完毕后,该中心的所有成员献上悦耳动听的时轮金刚赞歌并以自编自导自演的时轮金刚节目作为供养,表演得十分生动逼真,仿佛真的再现了时轮金刚军队降临人间消灭外道的情景,法王也露出会心的笑容……

飞抵欧洲

        加拿大之行已告圆满,离开海利费克斯,接下来所要到的地方就是在地球另一个板块上的欧洲了。
        法王此番光临欧洲是应法国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的作者)的盛情邀请。飞越气势磅礴的大西洋,直抵世界十大名城之一的法国巴黎。
        巴黎的格调独具特色,整个城市古朴典雅,令人耳目一新,建筑物也是别具一格,尤其是举世闻名的教堂——巴黎圣母院,给这座城市蒙上了一种神秘感。巴黎享有“艺术之城”的美称。的确,这里似乎到处都散发着浓郁的艺术气息,当然也就成了世界文人、艺术家们青睐的目标。
        在短短的日子里,法王参观了著名的爱菲尔铁塔、博物馆等名胜,并且访问了该城市的寺院、佛教团体等,同时会晤了社会高级官员,也接见了许多拜谒者,给信徒们赐以相应的教言,使他们心满意足,他深刻的开示令社会各界人士对佛教产生了信心,许多人皈依了佛门。
次后,便乘机到达蒙比利亚的列绕寺,这里实在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而且修行气氛十分浓厚。从远处看,修行的小帐篷星星点点、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从善男信女们言行举止中就可明显地推知他们内心是多么调柔,更为可贵的是他们每一位都对上师恭恭敬敬,以此可窥见他们对上师有何等的信心。索甲仁波切与眷属以最隆重、最盛大的仪式迎接法王如意宝一行的光临。见到谦逊的索甲仁波切和这些彬彬有礼的信徒、修行人,法王十分高兴。
        第二天就开始灌顶传法,本寺的信众以及从荷兰、比利时等许多国家慕名而来的信士集聚在主殿里,偌大的殿堂中满满当当,人们井然有序地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他们都为自己能够亲睹西藏佛教领袖、宁玛教主法王如意宝的尊颜、聆听他的教授、蒙受他的垂念加持而深感荣幸。每一位信徒都仰视着宝座上的法王,以目光表达内心的敬意和虔诚。他们以悦耳的曲调吟唱起祈祷文……声音悠扬委婉,十分动听。
        法王心情极佳,赐予甚深灌顶后,首先开示了人生难得、寿命无常的道理,然后欢喜地说:“看到你们这里有这样浓厚的修行气氛,感到十分欣慰,这在当今时代实属难得,尤其是在西欧发达的国家里,由于物质生活十分优越,人们很容易产生惰性,浑浑噩噩地虚度人生。我们以前世的善业力获得人身,以福德力幸遇佛法,在心生欢喜的同时必须想到人的一生只是短暂的一瞬间,稍纵即逝,谁也不能肯定自己还有多长的寿命,明天不死的把握谁都没有,因此,应当倍加精进修学正法。”
        在此地的十三天时间里,法王连续传法、灌顶,同时有四种不同语言现场同步翻译,使所有的听众当下就能明晓法王的教言,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喜悦之情。期间,法王也以自己的体悟为大圆满根基的修行者恩授了殊胜窍诀,令许多人彻悟了大圆满。法王说:“证悟大圆满很容易,但稳固增上证悟的境界却很困难,必须有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毅力,对传承上师生起不共的信心……”大家都诚恳地说:“我们听受过达赖喇嘛、顶果钦哲仁波切、贝诺法王等数多大德的教言、开示,感到他们的确很了不起。但从意传加持方面来说,法王如意宝真的殊胜无比。”
         在即将离开该寺时,许多弟子纷纷前来祈请法王留在这里弘法利生,他们情真意切地说:“在西欧,不仅有高科技的医学可以保健、治疗您的疾病,而且环境幽雅,生活水平也是上等的。最主要的是,在这里可以自由自在地举行佛事活动,不会受到任何限制。这对您的事业必将大有帮助……”听到这番话,法王爽朗地笑了,开玩笑地说:“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抛弃殷殷期盼着我的数千僧众眷属和故土雪域,舍弃东方的众生……”
         一天,在蒙比利亚山巅,法王为即将在此建立的寺宇举行了奠基仪式,祈愿佛法兴盛,众生得乐……之后又依次在荷兰的宗巴法会、英国的宁玛中心等佛教团体举行盛大的传法灌顶活动,在香港的白玉中心传授《普巴金刚》的灌顶及教言,在台湾中台藏密学院赐《文殊静修大圆满》灌顶与修法,于台北西路演艺厅举行了传法活动。
        每到一处都受到了最高的礼遇,唯恐语句繁杂,沉冗拖沓,故不赘述。至此,法王一行圆满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环球弘法旅程,途经深圳飞抵成都。到达双流机场,汉地各地弟子汇集,人流如海,热闹非凡,据说是该机场自建成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
        总之,法王如意宝无论到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都给那里的有情带来了吉祥、安宁、和平、法乐。他老人家以春风风人、以夏雨雨人,谆谆善诱,接引了无数的有情趋入正法,将佛法的甘露遍洒整个南赡部洲。

TOP

发新话题